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独立观察京津水资源警报

时间:2019-11-09 19:54:2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独立观察:京津水资源警报

作为首都和发展快的直辖市之一,日益膨胀的北京,正在用光它所拥有的水资源。北京市水务局日前透露,北京市人均水资源量已降至100立方米,大大低于国际公认的人均1000立方米的缺水警戒线,北京缺水形势异常严峻。实际上,近十多年来,北京一直处于水资源短缺的状态。  如今,北京周边被大片的黄土地包围,整个华北地区的水资源都面临枯竭:徘徊不去的干旱正肆虐农田,戈壁沙漠逐渐南移,被称为中华文明摇篮的黄河污染严重。近年来大城市快速增长,人口分别为2200万的北京和1200万的天津,已经吸干了需数千年时间才能补给回来的地下水源。事实上,京津地区已拉响水资源的警报。  历史上北京的水资源非常丰富,到处都是湖泊、湿地,地处南来北往的通道。北京的城市形成也与水密切相关,坐落于永定河流域形成的冲积平原上,曾经拥有180多条河流,如今却是泉水消失,河水枯竭,湖泊萎缩,湿地干涸。  20世纪50年代,为防止永定河水患,北京陆续建了84座水库,层层截流,从多水城市变成了少水城市。水利工程的大跃进,也引发了工业规模和城市人口规模的大跃进。这些工程刚刚完工,北京市就发生了城市用水困难,水资源问题开始伴随着北京的城市发展。  城市在不断膨胀,自然的生态能力却在不断退化。为减少扬尘,北京实施了“黄土不露天”工程,即所有的裸露地面都必须绿化铺装。一方面种草绿化本身就需要大量用水,而不用种草树的地方,直接用水泥沥青硬化,渗水率很低。如今的北京被钢筋水泥包裹,就像披了巨大的防雨布,把所有的水都赶走。  急速膨胀的城市规模,快速增长的城市人口、高速发展的城市经济,强烈地改变着水的自然循环。由于自然生态系统的正常循环机制被打破,自然来水日益减少。据统计,官厅水库和密云水库的蓄水量不到当初设计时的10%,而这两个大水库控制着北京地表水的92%。北京的地下水连续超采,形成了2650平方公里的沉降区,而北京建成区的面积才1040平方公里。  为应对首都的水资源问题,宏大而昂贵的解决方案是异地调水。而对河北和近年来干旱的南方而言,同样饱含着缺水的痛苦与纠结。以河北为例,同处华北与海河流域,京、津、冀具有相似的水命运,三省市人均水资源量不到300立方米,近10年,河北省人均水资源量仅为193立方米。  世界银行曾发布《解决中国的水稀缺》研究报告,称“中国正面临有效管理稀缺的水资源、以便在未来一些年维持经济增长的挑战。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换言之,中国让人担忧的不仅仅是水,更多的是对水资源的有效管理。中国一般以部门和行政单元管理水:环保部门管水质,水务部门管水量,地质部门管地下水……不同的部门都有管水的,现实中却是既管也不管。一条河流的上下游之间,互相分割,各地对水的态度就不一样,少不了推诿扯皮。  实际上,国际上很多城市,以自然单元来管理分配水资源。像泰晤士河,有流域管理局或流域委员会,拥有很大的调度权力。此前,北京官厅水系曾经也有跨省市的管理办公室,后来却被撤销了。这个机构消失后,官厅水库的水质一路下滑,到1997年时因严重污染,不能作为北京城市的饮用水源。  即便面临严重的水资源短缺,高耗水产业依然不断出现,这加剧了北京水危机。以滑雪场为例,2010年以来众多人工造雪游乐项目异常火爆,每年人工造雪的用水量至少100万吨,相当于北京市8300个家庭一年的用水量总和。此外,洗浴业、高尔夫球场等高用水企业,对水资源的需求与消耗同样让人触目惊心。  连续干旱使北京水资源风险加剧,迫切需要通过转变发展方式、产业转型、技术创新、制度创新等,继续缩小对水资源的需求和消耗。  (唐黎明)

白羊座
烘焙
IT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