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缝新衣

2018-09-14 16:32:51

缝新衣

    □ 梁立文     过了元旦,年的气息自然日浓一日。早些年,身为孩子的我们,就在心里算计,渴盼阴历一年最后那天的到来。    除夕前的某个清晨,母亲破天荒地给家里活蹦乱跳的鸡鸭充足的食物,鸡们和鸭们平生第一次在贫穷时代体味到什么叫海吃豪饮。等它们吃饱喝足,母亲就动手——除了日后必须生蛋和过年不得不杀的鸡,母亲把别的鸡鸭彻底卖了。    然后,供销社布柜前,就多了一个头发凌乱的中年妇女,她在那里怯生生地来回走动,手里捏着一沓布票和钞票,眼神在色彩斑斓的布料前游来荡去——她要替家里的孩子每人扯一身新衣。大人过年可以不添新衣,但孩子的新衣,是断然少不了的。    布料是用木条一板板扁扁地卷好了的,直直地插在布架上,好像书店里的书总是直直的插在书架上一样。母亲说明所要扯的布料及尺寸,营业员一一开票,开好的发票夹在铁夹上,通过一根长长的铁丝,嗖地一声就飞到了账台,然后母亲又奔到那里付账。接着,那张加盖了收讫印的发票又嗖地一声飞回到布柜。一卷布料已放在柜面上,营业员扯着布的一头,拨着整卷布在骨碌骨碌滚动,然后,一把锋利的剪刀对准某个记号,嘶地一声,一块布料就扯成了。接着折成四四方方,包一张发黄的纸,缚一根细细的绳,装进了母亲的篮子。    布料进了家,母亲大抵要将它们抖开来,在我们每个人身上作一番模拟和比划,想象我们穿着这块布做成的新衣会是什么样子。我们此刻总是欢声笑语,因为新年惟一的证明,惟一可以炫耀的东西,总算有了着落。于是,我几乎天天跑到裁缝师傅的家门,痴痴地坐在门槛上听着缝衣机“嗒嗒嗒嗒”的美妙声音,仿佛这就是新年发出的声音,一个崭新的年正活蹦乱跳地朝我走来。    是啊,新衣服做好了,新年真的就快到了。

冷干机图片
安阳1万以上120-140平米房价
锡罐木盒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