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官迷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5:33:4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在安乐国的狐狸部落,有一个名叫霍克的中年狐狸。这天中午,他戴着一副圆圆的墨镜,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往村外去了。  “老兄,你又想上哪儿去?”一个白额头的狐狸问道。  霍克回头看了白额头狐狸一眼,很不耐烦地说:“出去散散心,难道不行吗?”  讨了个没趣,白额头狐狸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有点责怪地说:“我……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你又何必那个……”  “算了,我不跟你罗嗦了,我有要事在身。”说罢,“叮铃铃”一声响,霍克骑着自行车扬长而去了。  其实,白额头狐狸心里也清楚,并非霍克有意与自己过不去,而是这些天霍克的心里也挺难受的,整天愁眉苦脸,闷闷不乐的样子。原来,两天前,狐狸部落举行了换届选举,本来满有把握当选部落首领的候选人霍克,因与另一位候选人悬殊一票而落选了。可就这么一丁点打击,自尊心强的霍克也受不了。落选回到家后,他把门窗一关,钻进被窝里大哭了一场,眼泪湿透了枕头。可是,当想到爸爸临终前对他说的那句“孩子,一定要记住‘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的古训,将来争取做大官,好光宗耀祖”的遗言时,他才停住了哭声,擦了擦眼泪,精神也稍微振作了点,并暗下决心:有朝一日,一定当个世上的官,给全部落的人看看,出出心中的恶气。  “叮铃铃、叮铃铃……”霍克骑车正经过一片松林。这时,靠在沙发上打着盹、做着美梦的小白兔被突如其来的铃声惊醒了。只见他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然后朝着铃声方向望去。不想,来者竟是久别的霍克,便惊愕地问到:“霍克先生,到我这儿来,有何贵干?”  “唉,一言难尽,说起来真丢人。”  “到底为何事烦恼嘛?”  霍克想了想,吞吞吐吐地说:“朋友,不……不瞒你说,两天前我……想竟选狐狸部落首领,结果落……落选了,真倒霉呀!”  小白兔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便安慰道:“胜败乃兵家常事,霍克先生,依我看,你也用不着这么灰心丧气,总有一天,会有你的出头之日的。”  听小白兔这么一说,霍克心里舒服许多了,平日里的吹牛劲又来了:“小弟,你说的与我心里想的一模一样,小小部落首领算得了什么,在不久的将来,老子要当一个比部落首领还要大得多的官,说不定还能当上宰相呢!到那时,咱哥俩儿有福同享。”  小白兔竖起耳朵一听,有点不相信霍克的狂言,但也不好反驳,只好与霍克挥手告别,默不作声地走了……  “叮铃铃、叮铃铃”,霍克骑车正经过一块草地。一匹正在吃草的小黑驴听到铃声后,抬头望了望,见霍克来了,好奇地问:“老朋友,好久不见了,不知近来在忙些什么?”  还未等小黑驴问完,霍克就抢先答道:“老朋友,不瞒你说,我想趁年富力强,正在仕途上攀登呢!听说宰相是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位,是吧?俗话说,风水轮流转,说不定宰相这顶乌纱帽有一天会戴到我的头上呢!”  “那好啊,祝你梦想成真!”小黑驴对霍克的高谈阔论也不感兴趣,说完就低下头来,继续吃那鲜嫩嫩的青草……  “叮铃铃、叮铃铃”,霍克骑车正经过一个山谷,迎面走来一头野牛。霍克急忙走过去,有点傲声傲气地问:“喂,牛兄,请问怎样才能当上宰相?”  野牛被这奇怪的一问给愣住了,好笑地说:“这,这,我怎么知道呢。”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二  眼看好些日子过去了,霍克虽四处游说活动,但仍未获得一官半职,依然过着贫困潦倒的生活。白额头狐狸看不下去了,多次劝他别再白日做梦了,但他总是心高气傲地说:  “你懂什么?真是鼠目寸光。告诉你,今生今世,达不到目的,老子誓不罢休。”  恰好这一年的冬天,安乐国国王虎大爷因年老体弱,再也不能象过去那样身手敏捷地捕捉食物了,有时一连几天饿着肚子,致使他的健康状况一天不如一天。这究竟怎么办呢?大臣们伤透脑筋、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好的办法来。说来也许谁也不信,有一天晚上,国王虎大爷做了个梦,在梦中,有位拄着拐杖、长着白胡子的神仙对他说:“照这样下去,你这堂堂国王也活不了多久了。你应该很快想个办法,配备一个称职的后勤部长,保证每天不出门捕猎,也能吃到鲜美的食物。这样,你才能延年益寿哩!”  虎大爷醒来后,回想起梦中的情景,觉得梦中的神仙爷爷说得非常有道理,并经过反复思考,决定张贴告示,在全国范围内公开招聘一位德才兼备、众望所归的后勤部长,专门负责国王的食物供给和健康咨询。这天早上,太阳才刚出来,虎大爷的招聘告示便起草好了,并由豹秘书亲自张贴在王宫大门前的一堵高墙上,其大意是:  公民们,为了国王的健康长寿,经过认真研究,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公开招聘一位身体健康、年富力强、有丰富工作经验的后勤部长。所招之人,若能对国王尽心尽责,忠心耿耿,表现出色,国王还要给他加官进爵,享受荣华富贵。从即日起开始报名应招,从优录取。  告示一经贴出,此事象长了翅膀的风一样立即传遍了全国。那个叫霍克的狐狸听说后,自然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他暗想:凭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一定能把虎大爷哄得团团转。只要当上了后勤部长,再也用不着整天东游西荡,担惊受怕,过着叫花子一样窝里窝囊的生活了,说不定真的还能步步高升、终实现自己的梦想呢!  虽然看热闹的人很多,但真正报名应招的也只有霍克一个。这时,只见他乐哉乐哉地从人群中挤过去,急急忙忙地从墙上揭下了那张招聘告示,然后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兴冲冲地迈进王宫大门,三步并成两步地赶到了虎大爷的住处。这下,更把霍克迷住了:啊哟哟,想不到王宫内到处是张灯结彩,富丽堂皇,花美酒香,歌舞升平,好不气派!  “尊敬的国王陛下,我来向你应招了。我愿一心一意地当你的后勤部长,做你忠实的奴仆,为你效劳。现在,请你面试。”霍克先毕恭毕敬地向躺在席梦思床上闭目养神的虎大爷鞠了三个躬,然后用蜜一样甜的声音说道。  虎大爷睁开眼睛一看,来者不过是个衣衫褴褛、模样寒酸的狐狸,心中不免有些失望,但他装出“人人平等”的口吻、不冷不热地说:“嗯,看来你是个自告奋勇的。”虎大爷想了一下又问:“不过,请问你有什么特长吗?”  霍克急忙回答道:“要论特长,陛下你是知道的,在这方圆几百里的安乐国,人人都夸我有肚才,机灵聪明。仅凭这一点,我是完全可以胜任陛下你委以的任何重任的。”  听罢,虎大爷也觉得没有比狐狸霍克更合适的人选了,便当即答应了霍克的自荐。不一会儿,又招招手,把霍克喊到身边,亲切地说:“我的好朋友,也许你还不知道,本王是多么地想你呀!你的确很聪明,我完全相信你一定能胜任后勤部长一职。如果你能把本王服侍好,让本王天天吃得好,睡得香,长命百岁,本王还想升你为宰相哩!”  霍克一听,心中暗喜。他虽不完全相信国王的许喏,但还是充满信心、非常温和地说:“谢谢陛下的栽培!谢谢陛下的栽培!我一定好好干,坚决完成陛下交给的神圣使命,以报答陛下的知遇之恩。”  “好吧,”虎大爷本想说“我肚子太饿了”,但觉得在下属面前说这句话太没有面子,于是改口道,“你赶快走马上任吧!”  “遵命!”说完,霍克手搭胸膛弯了一下腰,向虎大爷施了一个告别礼,然后走出王宫,给国王找食物去了。    三  “叮铃铃、叮铃铃”,霍克骑着自行车,来到了一片松树林。走着,走着,在一丛盛开着的野百合旁,他发现小白兔正在采着一朵又一朵的野百合,便走上前问道:  “兔老弟,你摘这些花干什么?”  突然听到有人喊话,上白兔吓了一跳。抬头一望,见是面带笑容的狐狸霍克,心儿才稍微平静了些,答道:“难道你不知道吗,霍克先生,今天是牛伯伯的生日,我正在采一束鲜花做为礼物,准备献给牛伯伯呢!”  “啊呀呀,瞧我这记性,我真的忘了今天是牛伯伯的生日了,你怎不早点告诉我一声嘛!”霍克假惺惺地说。  “现在告诉你也不迟嘛,走,咱们一起去参加牛伯伯的生日晚宴,说不定牛伯伯会请咱们吃生日蛋糕呢!”说着说着,小白兔还真淌下了口水。  可霍克哪有心思去参加牛伯伯的生日晚宴。他扶了扶快要掉了的墨镜,皮笑肉不笑地说:“想是想去的,不过,今天我有要事在身。噢,差点忘了告诉你,我有一个好消息,不知你想不想听?”  “什么好消息?你说吧。”  “我也是今天早上才得知的,”霍克用双手围着嘴巴,假装保密地凑近小白兔的耳朵说,“今天是安乐国国王的生日,全国各地凡是去向国王祝寿的大小官员和黎民百姓,都将得到国王赠送的一份厚礼,够吃好几天哩。牛伯伯吃剩的那小点蛋糕,比起国王的厚礼来,算得了什么?我现在正是去向国王祝寿的,干脆你也跟我一起去,我保证你也能得到国王的一份厚礼。”  “可牛伯伯那儿怎么办?”  “牛伯伯那儿嘛,将来我去解释,用不着你操心。”  “可我和国王不认识呀,也不知道国王长得什么样子,吓不吓人?”  “我告诉你,咱们的国王长得眉清目秀,五官端正,人见人爱。要论心地,咱们的国王也是天底下善良的,他常念佛吃斋,慈悲为怀。”  听霍克这么一说,小白兔有点心动了:“那好嘛,我就跟你去吧!”  小白兔太天真了,他哪儿想得到中了霍克的诡计。当他跟着霍克到了国王面前时,霍克就毫不留情地把他按倒在地,然后得意地对国王说:  “尊敬的国王陛下,你就拿这个小家伙先垫垫肚子吧!”  “好!”国王说着,张开血盆大口,一下子就把小白兔吞下了肚。  此时,霍克也有些饿,他以为虎大爷会奖赏他一点吃吃,哪怕是兔子的尾巴也好。但他失望了,虎大爷才不管他的肚子饿不饿呢。于是,他的心里开始有点不高兴了。  虎大爷吃了点食物后,稍微有了点精神,慢腾腾地走下席梦思床,一会儿舞舞爪,一会儿伸伸腿,想在宫廷里锻炼锻炼身体。但他的肚子仍是瘪瘪的,折腾不了几下,便对霍克说:“我的后勤部长呀,兔子太小了,根本填不饱本王的肚皮。你赶紧想想办法,弄个体大膘肥的回来。事成后,本王就立即升你为宰相。”  霍克虽然对虎大爷的独食和专横有点不满,甚至想辞职不干,但再次听到虎大爷要升他当宰相的许喏后,只好乖乖地服从王命,执行任务去了。    四  “叮铃铃、叮铃铃”,眼看太阳快要偏西,霍克骑着自行车,来到了一块草地,见到了一匹正在吃草的又肥又胖的小黑驴,还未停下车,便上气不接下气地喊道:“喂,我的好朋友,原来你在这儿呀。害得我到处找你,都没找着。”  “你找我有什么事?”小黑驴问。  “我给你带来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朋友,你高升啦!”霍克故意提高嗓门说。  “真是太阳从西边出了,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小黑驴惊喜地问。  “难道你不信?”  “我凭什么相信呢?”  “是这样的,我的亲爱的朋友。咱们的国王,也就是威震四方的虎大爷,认为你忠诚老实,足智多谋,治国有方,已经决定拜你为相,委任状都准备好了,特意派我前来通知你的。我的亲爱的朋友,你真有福气啊!在此,让我先向你表示衷心的祝贺吧!”  霍克如此胡诌了一通,老实巴交的小黑驴便信以为真,甚至有些飘飘然了。他强掩住内心的喜悦,装出不以为然的样子说:  “虽然我无德无能,但既然国王这么器重我,我也不好推辞。好吧,我服从国王的决定就是了,请问什么时候上任?”  “立即上任。”霍克又趁机“奉承”道:“朋友,你真聪明,国王见到你,一定会非常高兴的!走,快跟我走,先去拜见国王。”  可是,当小黑驴来到国王的卧室门口时,变得胆小了,害怕了。他忽然停住了脚步,想与国王保持必要的距离。霍克再三催促他靠近国王,但他怎么也不肯。于是,霍克独自走上前,双手作揖地对虎大爷说:  “陛下,驴宰相非常谦逊有礼,不好意思上前来。”  虎大爷领会了霍克的意思,高兴地说:  “我就喜欢谦逊有礼这样的宰相,也好,我亲自到他那里去。”  虎大爷太饿了,看到肥胖的小黑驴后再也忍不住,立即向小黑驴猛扑过去。小黑驴因为早有防范,一见国王的凶狠样,就飞快地转身而逃。  到嘴边的美味溜掉了,虎大爷大发雷霆,对霍克咆哮道:“你这后勤部长是怎样当的?你的手段也太不高明了,竟让猎物从手中溜掉了。快去把小黑驴叫回来,如果叫不回来,今晚,本王就拿你做下酒菜。”  白白挨了一顿臭骂,霍克心里简直不是滋味,赶忙分辩说:“陛下,小黑驴溜掉了,是因为你的心太急了的缘故,怎么能怪罪于我呢?如果说我的手段不高明,那么,我又怎能亲自把小黑驴带到你的身边来了呢?好吧,为了你的健康长寿,我再辛苦一躺,想办法把小黑驴给你带来就是了。” 共 656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不射精症的中医治疗方式?
黑龙江的男科研究院
云南的治癫痫专科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三亚有哪些外科医院 性兴奋 自恋 安康有哪些其他医院 男人不应期 男性肾虚 深圳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帕金森发病原因 珠海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血管瘤的饮食禁忌 惠州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儿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子宫腺肌症的病因有那些 梅州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清远小儿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中山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医疗美容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职业病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揭阳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揭阳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济南中医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青岛屈光医院哪家好 青岛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青岛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青岛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青岛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淄博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德阳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 德阳功能检查科医院哪家好 绵阳病理科医院哪家好 绵阳IMCC医院哪家好 遂宁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内江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内江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内江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内江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邯郸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邯郸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邯郸眼底医院哪家好 邯郸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善盟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善盟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善盟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阿拉善盟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福州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兰州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嘉峪关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嘉峪关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琼海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琼海其它科室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