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专访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智取威虎山让我下定

2019-03-14 03:10:17

注:本文作者张汉澍,文章已获作者授权。

不知是蓄意还是巧合,6月12日的一则私有化退市公告,让博纳影业成为了第十八届上海电影节的焦点话题,博纳老板于冬的风头甚至盖过了任何一位走上红毯的电影明星。

“真正让我下定决心要回A股上市的是《智取威虎山》,博纳取得了那么好的票房成绩,受到了国内市场的一致好评,还引领了开创红色经典的话题。但同一时期博纳在纳斯达克的股价却一直在跌,这让我非常难过。”6月14日,博纳影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于冬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坦露心声。

2015年6月12日,博纳影业公告宣布,其董事会已收到来自董事长于冬、红杉资本及复兴国际的私有化要约,三家联合以每股13.7美元的价格要约收购博纳。这一价格距离6月11日博纳影业的收盘价格12.86美元溢价约6.5%左右。

按照于冬的计划,在未来一段时期内,博纳将面临私有化退市、解除VIE架构、登陆A股的“三部曲”。于冬没有给出这一连串资本运作的时间表,但他认为,博纳慢不会慢过3年。

“美国退市有比较复杂的程序,公司董事会会成立特别委员会,监督完成私有化的各项法律程序。我不能说快什么时间做完,但悲观的想,博纳肯定不会像分众传媒那么复杂,江南春弄了3年都回来了,我肯定不会超过3年。”于冬说。

博纳的市值该有多少?

“我问过王长田,也问过王中磊,你们觉得博纳和华谊、光线的差距真的能有10几倍吗?”对于博纳回归A股后的市值预估,于冬如是回答。

如果按照目前博纳影业6月12日在纳斯达克的收盘价来计算,博纳的总市值为7.8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8.55亿元),而华谊兄弟()当日市值为790.01亿元,是博纳的16倍以上,光线传媒()当日市值562.58亿元,是博纳的12倍左右。

作为国内的的三家电影公司,这样的市值差距让于冬简直不可接受。因为就按照2015年季的业绩来比,博纳共出品发行影片4部,累计获得内地票房15.84亿人民币,占中国电影市场总票房的16.5%。这个成绩,较2014年同期增长161.4%,远远高于中国电影市场的增长速度,超过华谊和光线,列中国民营电影企业的。

“光线股价的飞涨可以单纯靠一部的电影来带动,但在纳斯达克根本不可能,美股都是机构投资者,中国电影公司的投资价值,他们不懂。在美国上市的55个月里,博纳没有一个季度是不盈利的,我们被严重低估。”对于中美两地资本市场的区别,于冬概括说。

6月12日的下午距离美股开市前的两个小时,于冬突然做了私有化的决定,这个决定让包括复星、红杉资本在内所有的伙伴感到惊讶。“有人问我说,哥们你想好了吗,为什么现在才通知我们,都下班了,我说就这样了,今天晚上做吧。其实这个决定是我做了很长时间的一个考量。”

在经历了美国资本市场的洗礼后,于冬认为,如今的博纳已具备了优质的财务基础和公司化治理,而这会让退市后的博纳在A股上市进程中有所获益。“我们审计请的是德勤,公司非常干净,同时相比其他目前A股IPO的影视公司,博纳在业内的口碑和影响力有目共睹,所以我相信即便到时候排队,我们也不可能是一名,时间上用不了那么久。当然,博纳也不排除借壳的可能性。”

当然在这之前,于冬还将面临大量公司层面的改变,比如董事会的重组。根据分众传媒当时的经验,分众在完成私有化后董事会进行了重新改选,由于参与的私募基金较多进而分散了决策话语权,分众董事会中的7席里,江南春和管理层只占2席,控制力大不如前。

对此,于冬已做好了准备:“现在博纳董事会里,独立董事数量是超过执行董事,私有化后独立董事的历史使命就完成了,今后董事会重组以私有化发起人为主,但我认为,董事会依然会以我和博纳的创业团队为核心构成。”

联手复星开疆辟土

值得重点指出的是,在博纳影业和于冬身后,复星集团的参与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于冬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博纳可能会与复星联手做很多事情,围绕电影产业上下游进行整合,比如主题公园。”

2013年10月,博纳影业获得复星国际2080万美元投资,复星以每股10.4美元的均价购得博纳影业200万份普通股股,由此拥有博纳影业6.4%的股权。2014年7月,复星国际联手于冬大笔增持了博纳的股票,资料显示,于冬当时以每股ADR 5.9美元的价格从默多克的集团手中回购了博纳19.3%的股权,而复星国际则以每股ADR 5.9美元的价格,从CEO于冬手中购得博纳影业13.3%的股权。此次交易结束后,博纳影业集团大股东于冬将增持至32.3%;复星集团将增持至20.8%,成为博纳影业集团第二大股东。

这是去年7月的这次大笔增持,让于冬和复星对博纳影业的总持股数量超过53%,为眼下的私有化退市打下了基础。

事实上,由于复星参与多起中概股退市的交易,如分众传媒、完美世界,复星均在退市前是两家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因此很多人猜测,复星对于博纳的意义更多是来自财务层面的帮助。

“复星的全球化,让博纳嫁接全球资源和世界品牌,打通资本通道,提供可很好的保障。他们不是一个简单的财务投资者。”对于外界的看法,于冬反驳说。

或许不像BAT那样声势浩大,但不知不觉中,复星已经投资了包括华纳兄弟前总裁Jeff Robinov创办的好莱坞Studio8公司、收购太阳马戏团、与上影集团联手设立文化产业基金、以及成为了博纳的二股东。而就在近期,复星投资的Studio8刚刚与博纳一同完成了与索尼哥伦比亚的谈判,联手投资了李安的新电影《比利·林恩漫长的中场休息》。

“用老郭(郭广昌)的话说,

专访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智取威虎山让我下定

我们是family,现在我们和好莱坞6大电影公司谈判,都是博纳和复星一起出现,这给了外界一个很清晰的形象,就是复星投资我们,不单单只是财务层面的投资,而是一个重要的文化产业布局。”于冬表示。

针对未来的一年半的时间,博纳又列出了26部的新电影片单,于冬说,他的目标是100亿票房。“回归A股是一个复杂而漫长的过程,但我的任务依然是专注电影产品,而不是把时间放在如何与资本市场打交道上。”于冬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