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季羡林之子向北大索遗产新书还原真实父亲被

时间:2019-10-13 05:29:3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季羡林之子向北大索遗产 新书还原真实父亲被骂

  本报与季承

  季承

  访季羡林之子季承:我撕碎了大家的偶像

  “在热闹的学术追捧中,父亲的心是冷的,寂寞的。”在大师季羡林去世未到周年之时,其子季承推出新书《我和父亲季羡林》,封面上的这句话,显示书中的内容将揭开一代国学大师的另一面。

  文/片 本报 倪自放 北京5月16日电

  出书目的还原真实的季羡林

  齐鲁晚报:你说你早就预见到书一出就会引来争议乃至骂名,那你为什么还选择出这本书呢?

  季承:我只是想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季羡林,就像我在封面所写的那样,在热热闹闹的学术追捧中,父亲的内心是冷的,是寂寞的。而人们对父亲的了解基本上也只限于学术上,我希望人们能更多、更真实地了解我们这个家庭。再多的骂名和再难堪的骂声我都不怕,我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

  齐鲁晚报:在你的书中,很多人看到的是你将父亲形容成一个对亲情冷漠的人,甚至是一个人生的失败者,你认为这样不是在说父亲的不是吗?

  季承:我是爱我父亲的,这样的爱不仅仅是因为我们血脉相连,还因为父亲的人格和修养值得我尊敬。可谁身上没有缺点呢?父亲身上的种种,是他所处时代留下的烙印,但这并不妨碍他的伟大,让更多人了解父亲,也是让更多人记起曾经的历史,有缺陷才更加真实亲近,不是吗?

  齐鲁晚报:季老的传记已经有几本了,你觉得你的这本书能否担当起传记的使命?

  季承:之前那些传记都有些共同的毛病,没有涉及到季先生感情和家庭的一面。一方面他们不了解,另一方面他们忌讳,而且又怕写出来,季先生或者我们不满意。所以之前所有的传记都缺这一块。有一次倪萍做节目,在中央电视台,问过季先生,你不是有女儿、儿子吗?说到这个地方就说不下去了。所以大家之前就看到季先生这么一个很孤立的崇高的形象。

  关于父亲作为父亲他刚及格

  齐鲁晚报:在你的眼中,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季承:父亲道德高尚,勤奋刻苦,朴实无华,爱国爱人,热爱人生,热爱自然,受人敬仰,生命后期成了一位公众人物。但是,作为一个常人,父亲的性格同样是复杂的。由于他的成长经历和其他一些因素的关系,父亲的感情世界有一个极大的缺陷,那就是他一直和家人保持的是一种朋友的关系,一种朋友的情感,而缺少亲情。对叔祖母、母亲、儿女都是一样。如果从事业上来讲,他应该是得满分的。但作为一个家庭成员,作为一个男子和一个父亲来讲,他有很多的缺陷,是及格不及格的问题,算刚及格吧。

  父亲也是一个好名的人,给他100个会长的头衔他都戴上。至于辞掉国学大师的头衔,是因为有人挖苦,说他是印度国学大师,怎么跑中国来了……他觉得有些吹捧过分了,想压一压过热的吹捧。这也能证明他好名但不被虚名所缚,并不以这个自居。对利他看得比较淡,但那只是对外,对家里,有些过分,用咱们济南话说是“抠唆”,北京话就是“抠门儿”。真的。

  子为父隐?这样的传统要不得

  齐鲁晚报:你在书中说了很多事情都属于父亲的隐私,包括他当年的爱情故事,有种指责说你是不孝。

  季承:有的读者说我不孝,这是一种误解。在各个方面,我,加上我的姐姐,都是十分孝顺的,凡是接近我们家和了解情况的人们,都一定持这种看法,不是我的吹嘘。也许他们是指我写了这本书,违背了“子为父隐”的传统,从而认为我不孝。这同样是一种误解。首先,我所写的都是实情,就是从“为亲者讳”的角度来看,我也没有违背,因为我所写的这些故事,应该不属于“避讳”之列。如果连这些事情都不能写,那世界上就没有真实可言。一个隐讳真实的世界是很可怕的,“子为父隐”的传统要不得。所以说,“不孝”的指责,对我是没有任何压力的。

  另外,说我是为了抢夺遗产才和父亲重归于好,要和北大打官司,因而是不孝等。这也是一种臆测。因为,遗产是用不着抢的,法律规定归属自明,官司打不打要看需要,打官司并不是见不得人的事。

  我有怨气?确有抱怨但无报复

  齐鲁晚报:我通读了全书,给人的感觉是书的前半部分还算温馨,到后半部分你是要发泄某种怨气吗?

  季承:你的感觉是准确的,我确有怨气。但我对父亲是善意的抱怨,并没有怨恨和报复,更没有报仇之意。大家之前心目中的季羡林先生过于高大,我的讲述撕碎了大家心目中的偶像,大家对这种感觉还比较生疏。我请大家冷静一些,等过去一段时间,等大家能够心情平静地思考问题的时候,我想大家会理解的。

  齐鲁晚报:有评论认为,你和父亲产生矛盾并分开十三年,是因为你和家中的小保姆结婚。

  季承: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我和前妻的分离完全正当、合法,和小保姆的相恋、结合也完全正当、合法。保姆以及年龄的差距,都不应成为我们结合的障碍,也不应成为被人指责的口实。至于父亲是否认同,这可以从我们父子重逢后,父亲对这件事表现出正面的结论。

  父亲之前“抛弃”我的主要原因,是我对母亲太孝敬。他有一种意气用事的亢奋表现,因为我对母亲非常尽心尽力,对他却存在某些疏忽,他就有些不满,跟我争吵的时候,他就会流露出来。我说我对家庭是几十年如一日地尽心尽孝,他说,那是你自己愿意,我说我愿意就愿意吧,我也没什么意见,他说,你甭说,你做的那些事情都是给你妈做的。像这些话就会很自然地从他嘴里说出来。那就是说所有我对家里的贡献都是冲着我妈去的,这话是太偏激了。

  关于遗产正在与北大交涉

  齐鲁晚报:之前出现过季羡林先生书画被盗等事件,季老的藏品等遗产目前是如何处理的?

  季承:之前关于我父亲的书画被盗的事情,我在书里明确提出来了,就是李玉洁拿走的,我在书里用的词语是“隐匿”,大概有几十件书画,都是价值非常高的,这个已经查清楚了。

  我父亲的其他藏品是否有被盗的情况,我目前还没有线索。至于之前张衡先生说的我父亲的书画被盗流出的问题,我亲眼见过那些东西,那些显然都是赝品。

  我父亲的大部分东西,目前还都由北京大学保管。北大之前曾经向我和我父亲表示,只要是我父亲明确提出应该交还的,都会交还。事实上,我父亲明确有过这样的表示。不过到现在快一年了,这些东西还都在北大,目前我们还在交涉,希望北大早日处理这一事情。当然,归还我们家人后,继承人不是我自己,还有我姐姐的儿子,这个无需回避。

  《我和父亲季羡林》从上市到目前刚刚两周,却引来如潮争议:书中的季羡林是一个有国无家、冷漠亲情、孤独而又无情的人,这让很多读者难以接受;季承将父亲生前的私事公之于众,被评价为有违“子为父隐”的儒家传统,是为“不孝”;也有评论说,季承这么着急出书,“一定另有目的”。

  带着这些疑问,本报5月16日在北京专访季承。季承说,不是我着急出书,是为读者着急,读者想知道季家的很多事情,这本书其实很早就在写,“我觉得现在发表是合适的。”

  出现在媒体上的季承为人所知的身份是大师季羡林的儿子,其实季承退休前是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高级工程师,曾任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建设指挥部负责人,中国新技术开发公司及中国科学院辐射技术公司总经理等职。季承的工作及社会职务,也许比“季羡林独子”这几个字更能让人看到一个多侧面的季承。

液压机械/部件
知识产权
冰雪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性兴奋 自恋 安康有哪些其他医院 男人不应期 男性肾虚 深圳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帕金森发病原因 珠海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血管瘤的饮食禁忌 惠州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儿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子宫腺肌症的病因有那些 梅州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清远小儿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中山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医疗美容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职业病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揭阳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揭阳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济南中医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青岛屈光医院哪家好 青岛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青岛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青岛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青岛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淄博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德阳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 德阳功能检查科医院哪家好 绵阳病理科医院哪家好 绵阳IMCC医院哪家好 遂宁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内江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内江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内江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内江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邯郸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邯郸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邯郸眼底医院哪家好 邯郸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善盟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善盟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善盟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阿拉善盟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福州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兰州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嘉峪关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嘉峪关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琼海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琼海其它科室医院哪家好 孩子流鼻血怎么处理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