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季羡林之子向北大索遗产新书还原真实父亲被

时间:2019-10-13 05:29:3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季羡林之子向北大索遗产 新书还原真实父亲被骂

  本报与季承

  季承

  访季羡林之子季承:我撕碎了大家的偶像

  “在热闹的学术追捧中,父亲的心是冷的,寂寞的。”在大师季羡林去世未到周年之时,其子季承推出新书《我和父亲季羡林》,封面上的这句话,显示书中的内容将揭开一代国学大师的另一面。

  文/片 本报 倪自放 北京5月16日电

  出书目的还原真实的季羡林

  齐鲁晚报:你说你早就预见到书一出就会引来争议乃至骂名,那你为什么还选择出这本书呢?

  季承:我只是想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季羡林,就像我在封面所写的那样,在热热闹闹的学术追捧中,父亲的内心是冷的,是寂寞的。而人们对父亲的了解基本上也只限于学术上,我希望人们能更多、更真实地了解我们这个家庭。再多的骂名和再难堪的骂声我都不怕,我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

  齐鲁晚报:在你的书中,很多人看到的是你将父亲形容成一个对亲情冷漠的人,甚至是一个人生的失败者,你认为这样不是在说父亲的不是吗?

  季承:我是爱我父亲的,这样的爱不仅仅是因为我们血脉相连,还因为父亲的人格和修养值得我尊敬。可谁身上没有缺点呢?父亲身上的种种,是他所处时代留下的烙印,但这并不妨碍他的伟大,让更多人了解父亲,也是让更多人记起曾经的历史,有缺陷才更加真实亲近,不是吗?

  齐鲁晚报:季老的传记已经有几本了,你觉得你的这本书能否担当起传记的使命?

  季承:之前那些传记都有些共同的毛病,没有涉及到季先生感情和家庭的一面。一方面他们不了解,另一方面他们忌讳,而且又怕写出来,季先生或者我们不满意。所以之前所有的传记都缺这一块。有一次倪萍做节目,在中央电视台,问过季先生,你不是有女儿、儿子吗?说到这个地方就说不下去了。所以大家之前就看到季先生这么一个很孤立的崇高的形象。

  关于父亲作为父亲他刚及格

  齐鲁晚报:在你的眼中,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季承:父亲道德高尚,勤奋刻苦,朴实无华,爱国爱人,热爱人生,热爱自然,受人敬仰,生命后期成了一位公众人物。但是,作为一个常人,父亲的性格同样是复杂的。由于他的成长经历和其他一些因素的关系,父亲的感情世界有一个极大的缺陷,那就是他一直和家人保持的是一种朋友的关系,一种朋友的情感,而缺少亲情。对叔祖母、母亲、儿女都是一样。如果从事业上来讲,他应该是得满分的。但作为一个家庭成员,作为一个男子和一个父亲来讲,他有很多的缺陷,是及格不及格的问题,算刚及格吧。

  父亲也是一个好名的人,给他100个会长的头衔他都戴上。至于辞掉国学大师的头衔,是因为有人挖苦,说他是印度国学大师,怎么跑中国来了……他觉得有些吹捧过分了,想压一压过热的吹捧。这也能证明他好名但不被虚名所缚,并不以这个自居。对利他看得比较淡,但那只是对外,对家里,有些过分,用咱们济南话说是“抠唆”,北京话就是“抠门儿”。真的。

  子为父隐?这样的传统要不得

  齐鲁晚报:你在书中说了很多事情都属于父亲的隐私,包括他当年的爱情故事,有种指责说你是不孝。

  季承:有的读者说我不孝,这是一种误解。在各个方面,我,加上我的姐姐,都是十分孝顺的,凡是接近我们家和了解情况的人们,都一定持这种看法,不是我的吹嘘。也许他们是指我写了这本书,违背了“子为父隐”的传统,从而认为我不孝。这同样是一种误解。首先,我所写的都是实情,就是从“为亲者讳”的角度来看,我也没有违背,因为我所写的这些故事,应该不属于“避讳”之列。如果连这些事情都不能写,那世界上就没有真实可言。一个隐讳真实的世界是很可怕的,“子为父隐”的传统要不得。所以说,“不孝”的指责,对我是没有任何压力的。

  另外,说我是为了抢夺遗产才和父亲重归于好,要和北大打官司,因而是不孝等。这也是一种臆测。因为,遗产是用不着抢的,法律规定归属自明,官司打不打要看需要,打官司并不是见不得人的事。

  我有怨气?确有抱怨但无报复

  齐鲁晚报:我通读了全书,给人的感觉是书的前半部分还算温馨,到后半部分你是要发泄某种怨气吗?

  季承:你的感觉是准确的,我确有怨气。但我对父亲是善意的抱怨,并没有怨恨和报复,更没有报仇之意。大家之前心目中的季羡林先生过于高大,我的讲述撕碎了大家心目中的偶像,大家对这种感觉还比较生疏。我请大家冷静一些,等过去一段时间,等大家能够心情平静地思考问题的时候,我想大家会理解的。

  齐鲁晚报:有评论认为,你和父亲产生矛盾并分开十三年,是因为你和家中的小保姆结婚。

  季承: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我和前妻的分离完全正当、合法,和小保姆的相恋、结合也完全正当、合法。保姆以及年龄的差距,都不应成为我们结合的障碍,也不应成为被人指责的口实。至于父亲是否认同,这可以从我们父子重逢后,父亲对这件事表现出正面的结论。

  父亲之前“抛弃”我的主要原因,是我对母亲太孝敬。他有一种意气用事的亢奋表现,因为我对母亲非常尽心尽力,对他却存在某些疏忽,他就有些不满,跟我争吵的时候,他就会流露出来。我说我对家庭是几十年如一日地尽心尽孝,他说,那是你自己愿意,我说我愿意就愿意吧,我也没什么意见,他说,你甭说,你做的那些事情都是给你妈做的。像这些话就会很自然地从他嘴里说出来。那就是说所有我对家里的贡献都是冲着我妈去的,这话是太偏激了。

  关于遗产正在与北大交涉

  齐鲁晚报:之前出现过季羡林先生书画被盗等事件,季老的藏品等遗产目前是如何处理的?

  季承:之前关于我父亲的书画被盗的事情,我在书里明确提出来了,就是李玉洁拿走的,我在书里用的词语是“隐匿”,大概有几十件书画,都是价值非常高的,这个已经查清楚了。

  我父亲的其他藏品是否有被盗的情况,我目前还没有线索。至于之前张衡先生说的我父亲的书画被盗流出的问题,我亲眼见过那些东西,那些显然都是赝品。

  我父亲的大部分东西,目前还都由北京大学保管。北大之前曾经向我和我父亲表示,只要是我父亲明确提出应该交还的,都会交还。事实上,我父亲明确有过这样的表示。不过到现在快一年了,这些东西还都在北大,目前我们还在交涉,希望北大早日处理这一事情。当然,归还我们家人后,继承人不是我自己,还有我姐姐的儿子,这个无需回避。

  《我和父亲季羡林》从上市到目前刚刚两周,却引来如潮争议:书中的季羡林是一个有国无家、冷漠亲情、孤独而又无情的人,这让很多读者难以接受;季承将父亲生前的私事公之于众,被评价为有违“子为父隐”的儒家传统,是为“不孝”;也有评论说,季承这么着急出书,“一定另有目的”。

  带着这些疑问,本报5月16日在北京专访季承。季承说,不是我着急出书,是为读者着急,读者想知道季家的很多事情,这本书其实很早就在写,“我觉得现在发表是合适的。”

  出现在媒体上的季承为人所知的身份是大师季羡林的儿子,其实季承退休前是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高级工程师,曾任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建设指挥部负责人,中国新技术开发公司及中国科学院辐射技术公司总经理等职。季承的工作及社会职务,也许比“季羡林独子”这几个字更能让人看到一个多侧面的季承。

液压机械/部件
知识产权
冰雪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