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陈玉珊我刚拿到剧本时像鲨鱼闻到血

时间:2019-05-03 18:20:5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陈玉珊:我刚拿到剧本时像鲨鱼闻到血

“台湾偶像剧教母”陈玉珊的电影处女作《我的少女时代》在台湾和内地均大获成功,票房和口碑兼得。十一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导演陈玉珊接受《大众电影》专访,她穿着紧身毛衣,头发干练地梳到耳后,时髦又亲和。

她把找投资形容为“一群鲨鱼闻到血的气味”。她讲述了如何与表演指导许杰辉共同训练年轻演员,也讲述了自己的少女时代和她的“徐太宇”。在聊天的,我们聊到了台湾偶像剧在内地的衰落,同时还聊到了陈玉珊的中年困惑。她坦承又理性,在巨大的票房成功面前,她知道怎么不让自己偏离航线。

陈玉珊:我刚拿到剧本时

像一群鲨鱼闻到血的味道

/王耀臣 采访、撰文/黄周颖

“只要这部电影能拍,我做什么都可以”

Q:一个什么样的契机让你要开始做这个电影?

A:电视剧已经挺规律的,然后做的也还不错,会想尝试别的。

Q:你是觉得遇到了一个瓶颈或倦怠吗?

A:不是瓶颈,有一点点对重复的问题感到疲惫,那会觉得自己好象再填充一些什么。有一个搁置很久的案子,从2011年搁置到现在我都没有去完成它。我就拿它来逃避,就是还是要做一点东西,可看似一样,却是完成不一样的状态,比方说这个电影,它很多东西我都要重新找,不是我旧有的思维方式,让自己进入到另外一个工作里面,然后把自己放低,就是这部电影只要能拍,我当什么都可以,我一开始不是要当导演。

Q:找钱困难吗?

A:不困难啊。因为剧本一出来,有点吓到我,因为我问了一些圈内的朋友,那就是有一群鲨鱼闻到血的味道。困难是找导演,找不到导演。因为每个导演来都有他自己想做的事情,一看就是青春电影。他们就“啊,不是,没兴趣”,他们会觉得可能又是一个《那些年》。我其实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认真的去读我的剧本,那个时候其实我觉得,“哇,电影圈的人怎么这么难谈。”

Q:跟在电视圈不一样的感觉?

A:我没有人脉啊,在电影圈里面。在电视圈我是老板加监制,找导演来,大家都是一种,拍电视去嘛,就是服务观众嘛,或者就是说我们要收视率嘛,大家都很清楚这个方向。但电影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

Q:曲家瑞说她在现场看到你就跟一个民工一样。

A:真的像个民工啊,我其实是一直标榜说当导演也是要美美的。以前我就觉得如果我有一天我当导演,如果不能让我去彩绘我的指甲我就会罢工。因为生活还是要平衡,我是一个就是什么事情都是要平衡的人,但事实上的确没办法。

Q:你不是工作狂?

A:我不是,我是一个现场,全世界享受工作的一定是我。

Q:评价一下王大陆在片中的演出,你自己满不满意?

A:我觉得很满意啊,我觉得他跟我开始遇到他的样子,真的很不一样。他变得有自信,而且他投入、热爱表现,开始真的有一个身为演员的野心跟自觉。我开发了他,他本来就是一个会发亮的石头,他就等着人来擦亮,然后我给了他机会,他也没有辜负我。

Q:你们好象是冬天拍夏天的戏,还训练他们游泳。

A:对啊,因为王大陆一开始什么都不会,溜冰不会,游泳他只会游蛙式而已。他不会骑摩托车,他跟李玉玺都不会。所以所有的事情就好像训练小狗,我们完全没替身。

Q:他们几个谁比较听话?

A:我觉得不听话的是林真心。因为她问题多,她会问问题。李玉玺跟简廷芮两个就比较傻,因为每次就“喔”“好”。王大陆比较滑头,他那种滑头就是“我还想这样演”,你就说“不要那样,那个不好”,他会很认真的讨论表演这件事情。

“我喜欢有野心的人”

Q:你以前小时候在班上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A:比较像美美。男人婆,我不穿裙子,然后比较叛逆。我是一个国中学习还OK,但是我了念专科学校的时候就特别混,经常去联谊,去冰宫里面溜冰、翘课。

Q:你那时候喜欢像徐太宇那样的男生还是校草那样的?

A:我都有。我其实是蛮喜欢欧阳非凡这样的男生,是因为他每天都出现在我面前,他是朝会司仪,他穿短裤小跑步的时候会觉得好可爱,朝会讲什么根本没有在听,都在看他,非常赏心悦目。

Q:观影的平均年龄越来越小,你怎么去保持说让下一代或者下下代仍然喜欢你的故事?

A:我觉得首先你一定要看的就是国际市场,韩剧一直在升华,他们在各种题材上伸出触角,进步比我们快很多。他们其实这方面的经验,你其实可以跟借鉴。

Q:你觉得台湾偶像剧的质量是不是也没有以前高?

A:其实我觉得是创新度的问题,你觉得韩剧不会永远都在玩女生是什么很穷,男生是富家公子这件事,他总是会玩到一个来自星星的你啊,这个是创新度的问题,这应该就是大家追求那种改变。如果大家其是在安于做一个《败犬女王》那种东西的话,就太看轻观众的能力了。

Q:那你看中那些年轻人身上什么特质?

A:我觉得是ambition,我喜欢有野心的人。

Q:人生走到现在,你现在还有什么困惑吗?

A:困惑?好问题。我觉得是人生的排序。有时候我很讨厌工作,我就很想懒惰,在家里,跟一滩烂泥,然后过一个人的生活,但是有时候工作,比方说跟很棒的伙伴,看到很好的案子,我有很好的点子,我又忍不住投入,然后就开始找编剧。其实那个顺序有点混乱,我以前都要拜托别人来为我工作,现在特别好,有很多人来找我,是因为认同你,我人生很少有这样的感觉。

Q:那以前的排序是什么样的?

A:以前的排序嘛,赚钱。

Q:赚钱。

A:恩,现在我觉得到这个年纪,会觉得应该要做自己开心的事情,不要让自己太辛苦,因为我的年纪到了,有一天我要退休,大概算得出我可以拍出几部戏,它是可以倒数的。

Q:你做电视的时候你是老大,但是你来电影圈,很多东西要考虑,你不一定有的话语权,这个对你来说你觉得是一个问题吗?

A:我觉得不会的原因是我是从制片人的角度来当导演的,我明白制片人想什么,我明白所有部门的人在想什么,我明白里面有预算、有时间、有合约。我其实很希望找我的人很认同我,不然你找任何导演都可以。那认同这件事情其实要公平,不能因为人家认同你就随意的任性,不挥霍。我是一个在这方面很理智的人,可是我在导戏的时候我是感性的,理智跟感性这件事情我切换得挺好的,你永远都是在判断,很自然的切换,因为我前面这几年来有这样的训练,导致我会变成一个通盘考量的导演,我不是一个很自我的人。

Q:所以你是投资人喜欢的那类?

A:但是不代表我不能艺兼具艺术性,你看《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音乐、视觉、剧情都融合得那么好,他有艺术性啊,不代表他不商业啊。我要花那么多钱,总不能让人家赔钱,这是基本起码应该要做到这件事情。

上海原油期货
滑屏厂家
轴套批发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