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八旬老人替亡儿还债五年每天只吃两顿稀饭图

2018-08-09 19:34:20

吴乃宜在编织渔。  在浙江省最南部的东海小渔村,有一位耄耋老人吴乃宜。  5年前的一场台风,夺去了他三个儿子的生命,留下却是80多万元的债务。  失去儿子的痛,化为替子还债的愿。5年来,他过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清苦生活,以风烛残年的孱弱之躯,坚定而倔强地践行着自己的诺言。  他用最朴素的方式,告诉我们“诚信”的含义。  ■细软的线在他手中来回穿梭,他是如此聚精会神,丝毫没有察觉到我们的到来  列车驶出温州南站后再坐两站,这才抵达苍南。此时已过晌午。出苍南火车站换上汽车,我们马不停蹄地继续赶路,因为从县城灵溪到我们要去的马站镇,还有近40公里。  一道道路转峰回,一条条短长隧道。一个多小时的颠簸后,车子沿着曲曲弯弯的盘山路爬上了一个名叫柳垄的山岙。这里就是此行的目的地——海拔150米的三澳村。  被友亲切称为“诚信老爹”的吴乃宜,就住在这个浙江最南部的小渔村里。这里地处玉苍山环抱,东临东海,南面与福建省福鼎市沙埕港隔海相望。  顺着石板台阶走下去,只见几处老旧的房屋分散在坡面,山上零星的几垄田地冷冷清清。因为太过偏远,这里的人家近年来陆续搬走。拐一个弯,小路尽头便是老人的家。几间老砖房在这僻静的山岙之中,显得孤单而倔强。  院子虽小,却干净整洁。墙头上的竹箩里晒着金黄的豆角和鲜红的辣椒,一群小鸡叽叽喳喳地啄着米粒。畚箕、笤帚和一支拧干的拖把静静躲在壁角。  82岁的吴乃宜正坐在面向院子的房间门口低头织渔。昏暗的光线下,细软的线在他手中来回穿梭。他是如此聚精会神,丝毫没有察觉到我们的到来。  很不忍,以一声问好打破了这份宁静。  老人立刻放下手中的渔,笑着站起身。他穿着深蓝布衫、黑色长裤,破旧的拖鞋里露出老树皮般粗糙的脚趾。驼了背的个头儿不到1.6米,黧黑的脸上挂满皱纹。  除了两张旧床、一口老木橱,屋里再没啥像样的家具。这是吴乃宜和老伴、孙女的卧室。一会儿,老人的儿子吴秀全夫妇俩从田里割完草回来了。儿媳田晓玲刚要和我们握手防火密封胶
,突然缩回手去,一面摘下手套一面红着脸说:“手脏着呢!”刚刚40岁的她,长长的麻花辫里夹杂着银丝,透露着不该属于这个年龄的苍老。嫁到苍南近20年,她已能说一口熟练的本地闽语。而吴乃宜不会讲普通话。我们的采访就在田晓玲的“翻译”下开始。  ■四兄弟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买一条钢质渔船!为此,他们投下所有家当,四处借款,筹足近110万元  田晓玲的丈夫吴秀全并不是老人唯一的儿子。  吴乃宜和老伴膝下本有四个儿子,老实本分的吴秀全排行老二。老大吴秀柱最能干,兄弟们有什么拿不定主意的事儿,都是他拍板;三弟吴秀本内向稳重;小弟吴秀远个性随和,做什么都爱跟在哥哥们后面。因为孩子多

,家境一向比较窘迫。小时候,兄弟四个淘气、疯玩总是在一块儿。靠海吃海,父亲给他们立了一条规矩:一满15岁就要跟着大人出海打渔。于是从大哥开始,兄弟们陆续向大海讨生活。日子仍不宽裕,倒也不愁吃不愁穿。此后,兄弟四个先后娶妻生子,可依然结伴出海打渔。村里人都知道吴家四兄弟心儿齐、感情好,一大家子和和睦睦。  霞关一带盛产海产品。近几年,随着冷冻技术的改进和海产资源的逐步减少,捕捞虾皮很能赚钱,远处漂过来一个圆圆的东西,他定睛一看——竟然是一个救生圈!他慌忙腾出一只手去够,却够不着。救生圈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一会儿漂近,一会儿漂远,在这生死攸关的节骨眼上,还要和吴秀全开玩笑。  一次、两次……吴秀全终于抓住了救生圈!他把救生圈套在身上,顺水在海上漂起来。哪里是岸,也不知道了。“听天由命”的念头在吴秀全脑中闪过。  在苍南的家中,左顾右盼等不到丈夫消息的田晓玲,坐立不安。  晚上10点左右,一个和兄弟们一起出海的亲戚打来:“你家的船好像翻了……”犹如晴天霹雳,田晓玲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她慌忙打到霞关、福鼎等地的派出所询问情况,却一无所获。她又拨通了沙埕派出所的,当值班干警告诉她“这里已有五具尸体,要不明天过来认一下”时,田晓玲崩溃了。她叫上大嫂和两个弟媳,匆匆赶到兄弟们出发的码头。码头对岸就是福建,她们多想飞奔过去寻找丈夫的下落,但码头上找不到一条船,通往沙埕的山路也因山体滑坡而中断。万般无奈之下,几个无助的女人只能在码头上焦急地等待。  凄风苦雨,一夜无眠。  天亮了。哭累了的四妯娌还在苦等。  子夜时分,在海里漂了4个多小时的吴秀全终于看到了一艘没被掀翻的渔船,奋力游了上去。船上的人又将他转移到一艘更安全的军艇上,那里还有几十名和他一样侥幸活下来的渔民。他们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爬上岸,在当地村民家里借宿了后半夜。巧的是,第二天一早,吴秀全在那里碰到了大哥的一个朋友。听说了吴家的遭遇后,这个朋友二话不说,把吴秀全带到对岸,那里有公路直通沙埕。在沙埕,归心似箭的吴秀全借了辆旧自行车,一口气骑了三四个小时,总算在中午12点回到了家。  绝望的田晓玲在码头上从夜里守到中午,正打算坐快艇出海去寻找丈夫的踪影,恍惚中,也不知谁跑来报信:“晓玲,你丈夫回来了,你赶快去看看!”她一下子跳起来,飞奔回家。  吴秀全身上只剩条裤衩,到处是被刮破的伤痕。一见到妻子,他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大哥和弟弟们都没了……”前一页[1][2][3]下一页吴乃宜拿出孙女的户口本感叹,好好的一个家现在只剩下孩子一人了。  ■ “是我儿子的欠条我都认,我一定会想办法还钱!”  吴乃宜从柜子里捧出一个鞋盒,取出三个儿子的照片给我们看。“这是老大,今年是46岁;这是老三,今年40岁;还有老四,今年36岁。”老人边说边抚摩着照片,眼神里满是慈爱。一声声“今年”,仿佛他们并不曾离去。  老人说,他天天都在想儿子,每天一睡醒就开始想。“要是不出那样的事,我们家还不算坏,我八十多了,也不用这么可怜,也不用你们这么麻烦了……”  他缓缓说起5年前那个不堪回首的夏天钢丝卡头
。  那时候,听到三个儿子去世的噩耗,77岁的吴乃宜一下子懵了。  两个年轻的儿媳难以承受打击,一个改嫁,一个回了北方的老家,留下了老三11岁的女儿婷婷和老四8个月大的女儿思慧。大儿媳也招了一个上门女婿,带着一双儿女另立门户。  吴老太太整日以泪洗面,差点哭瞎了眼睛,神智恍惚。她天天都去村头的理发店门口傻傻站着,说是要等儿子们回家。  吴乃宜则把泪水流到了心里。毕竟,家虽然破了,总还得有人撑起。他最忧心的是,家里失去了大部分的经济来源,今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儿子们留下的80多万元的借款和赊账要怎么还?  台风过后不久,有不少债主上门讨债。当他们看到老人的境遇时,反生恻隐之心,开不了口。很多人觉得,这笔债是要不回来了。  然而吴乃宜的反应出人意料。他郑重地对每一个债主承诺:“是我儿子的欠条我都认,我一定会想办法还钱!”  保险赔付24万元,变卖打捞起来的渔船30万元,扣除打捞渔船和雇人清理泥沙的费用,这些钱他先是偿还了农村信用社的贷款和数额较大的个人借款,自己一分未留。债主们惊讶不已。  “老人家,你把儿子的卖命钱都给了我们,以后你们的日子怎么过呀?”有债主这样问。老人倔强地回答:“我还有双手!”  ■织一万个眼,有时卖3元,有时卖4元,这样的收入实在微薄,老两口却经常织到深夜  剩下的26万元债务,重重地压在老人孱弱的身上。  攒钱、还债,成了吴乃宜生活的唯一目标。从儿子出事至今,他一直过着一般人难以想象的清苦生活。  5年来,他每天只吃两顿稀饭。菜是自家园子里摘的,有时好心人送来一点肉,才能开个荤。  5年来,全家没添置过一件新衣裳。袖口和裤脚磨出了毛边,还在继续穿。两个小孙女的衣服也是亲戚朋友送来的。  尽管把开支降到最低,但靠吴乃宜每月不到300元的低保,还债还是杯水车薪。于是他和老伴商量,用多做活儿来挣点钱。  吴乃宜给我们看他织了一半的渔,墨绿或白色的塑料线上密密匝匝地打满了均匀的结麻条
,每个眼大约如指甲盖大小,已经织好的渔在地上集成一大堆。这虽不算重活,却相当费神费时。吴乃宜和老伴常常一坐就是一整天,织得腰酸背痛、手酸眼花。有时坐久了起不来,吴乃宜就抽几口廉价的旱烟,强打精神。吴乃宜告诉我们,“工钱按眼的数量计算,织一万个眼,有时卖3元,有时卖4元。”这样的收入实在微薄,老两口却经常织到深夜才休息。  山脚下的村子面朝大海。有时,吴乃宜也会迈着蹒跚的脚步到沙滩上捡拾饮料瓶。他说,一只饮料瓶卖几分钱,捡满一箩筐就是4元钱。  在自家地里,吴乃宜起早摸黑地种上了番薯、青菜、花菜、茄子、大蒜和葱。为了多挣一点钱,他又养了十多只鸭子。  赚来的钱,只有一个用处,就是还债。他把自己和老伴一点一滴积攒下来的钱小心存好,时常凑成50元、100元,让儿子和儿媳拿去还债。  曾有人劝他:“你都八十来岁了,还不起债,别人也不能怪你。”吴乃宜却说:“做人要讲信用。儿子已经死了,我不能丢儿子的脸!”  也有人告诉他:“法律上像你这种情况,‘子债不用父还’。”吴乃宜回答:“人家的钱也是辛辛苦苦赚的,有的也是冒着生命危险出海捕鱼换来的,一定要还!”  前几年,吴乃宜常常半夜就从梦魇中惊醒,躺在床上不住念叨:“还债,还债……”  没读过多少书的吴乃宜只认一个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前一页[1][2][3]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