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奇门散手 第五十三章 狗屁不如的东西

时间:2020-01-16 23:44:3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奇门散手 第五十三章 狗屁不如的东西

更新时间:

初春四月份的雪跟隆冬十一、二月里的雪不同的地方在于,这个时候的雪质很粘。水分极大,飘洒的雪花粘在人的身上很不容易清理。两手捧起,稍稍用力,轻易就能捏成雪团,而且还很结实。打在人身上会很疼。如果刻意捏实。再等个几分钟。用这种冻硬的雪团打在谁的身上,会造成对方皮肤充血,青紫一片。

跑下了呼玛河大坝,几人在雪地里高声吼叫追赶奔跑着,完全不顾头,脸,身上到处都是的雪花。靴头,鞋子都沾上了厚厚一层雪,像是个大大的雪疙瘩。而且逐渐僵硬,分量加重。

五人之间的距离拉开了十多米。跑在前面的猴子因为抓起一把雪团出其不意的偷袭了下石头。所以被嗷嗷叫的石头快步,转身。几下就把他蛮横粗暴的按倒在雪堆里。抓起一把雪,不停地往他脖子脸上抹,衣领里灌。肌肤骤寒,毛孔紧缩,被冰冷刺激得猴子赌气咒骂,玩命的挣扎。

力量不如人家,还贱兮兮的招惹。让跟在他们不远处的柳甜妞跳着脚大叫活该。少女清脆活泼的娇笑声在空中飘荡。

与性格直爽,活泼好动的柳甜不同。课外的许梦飞更真实,更像一个十六七岁的纯真小女孩儿。因为现在的她没有必要维持那副品学兼优的大班长形象。性格的另一面,可爱灵动的乖巧模样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表现得出来。

跟着四人走在的唐宁,看到前面那个马尾辫乱晃,尽显清纯娇美,与在教室课堂里不同的漂亮女孩儿。嘴角绽放出发自内心的笑意。

不错,他喜欢这样的人。他想,这样的漂亮女孩儿应该没人不喜欢。

不过,再一想到不久前的那一次放学后,因为打架事件,人家好心好意提醒他的时候,他当时还对人家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斥责人家多事,一副厌烦透dǐng的模样。

可现在,不仅摸了人家的小手,长时间的紧握着不放。彼此间的关系也有了明显不一样的变化。

是幸福吗?

他不知道。十七岁的他还不懂真正幸福应该是什么样子。少年的心性简单,单纯。还考虑不到将来的生活。对未来的憧憬是美好的,片面的。考虑不到物质基础,房子,车子,柴米油盐酱醋茶一类琐事。只是觉得,跟这样的一个女孩子在一起很开心,很舒服。如果有可能的话,一辈子都不想放手。

姑婆婆曾经説过,梅花散手一门的传人,不会轻易动情。与年龄阅历无关。当心性成熟时,动了心,泛起了那份情,就要有胆量,有能力去承担,去呵护,去维系一辈子。是运数,也是天缘。

当一份感情到来的时候,不要问原因,也不要纠结于理由,要做的就是将那个出现在自己身边,该把握住的人尽努力抓到手。哪怕会为此招惹了无数的敌人也在所不惜。

姑婆婆。我想我遇到了。

唐宁深吸了一口气,漆黑的眼眸渐渐泛起异样的亮光。转头遥望了一眼百米外的那辆黑色轿车。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弯。冰冷的笑意逐渐在清秀的面庞上绽放。

停下了脚步,并且慢慢的后退。

自己虽然在开心的玩着,笑着。但注意力一直在暗地里缠绕在唐宁身上的许梦飞,忽然察觉到了他的这个奇怪动作。霍地转过身来。睫毛微颤,明亮的眼睛疑惑的看着他。

“我……我那个什么,呵呵。我有diǎn憋不住了。找个地方去方便一下,你们找好地方就先照相,不用等我。”唐宁讪讪的笑着道。

“讨厌呢。”许梦飞飞快的转过身去,小脸儿晕红,不再搭理他了。

唐宁本来想偷偷溜走的,眼下被发现了。只得又跟其余几人招呼了一声,然后转身起脚就跑。朝着大坝跑过去。

停在大坝dǐng上的黑色捷达轿车内。

“浩子,那小子自己单独跑了,不会是发现咱们了吧?”

“不会。”

顺着摇下的车窗,雪花带着冷气斜灌进车内。车厢里的温度骤低。顺手弹飞抽剩下的半根香烟。腹下,裆部异流涌动的宁浩从远处那身穿橘黄色束腰皮衣,梳着马尾,身材高挑的女孩儿身上收回火热的目光,转而望向正前方越跑越远的身影,眼神説不出的厌恨,憎恶。俊脸阴沉着道:“咱们换了台车,这条大坝上又跑过不止咱们这一台捷达。你当那小瘪三儿有千里眼啊?哼。”

从烟盒里又叼出一根烟,啪,diǎn着,深吸了一口,淡淡的道:“二关,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行了。其实我觉着咱们亲自动手收拾一个高一的小屁孩儿,真的不太值。这要传出去,多他妈丢份儿啊?”

“得了吧,二关。月前被你带到宾馆破了处的那个小女孩儿好像才初三吧?一个初三的小姑娘都下得去手,让你对付一个高一的瘪三儿就丢份了?草,什么逻辑呀?”

“得,得,哥们儿,咱是自家人,都这爱好。谁他妈的也别揭谁的短。哥们儿现在就去帮你捏碎那小情敌的卵蛋!让他彻底残废。”

脸型线条刚硬的寸头青年拳头捏得吱吱响。脸带不屑的下了车。

下车之后,狠狠吐了口唾沫。活动着手腕,目注前方。心里还在不断的寻思:“妈的,不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收拾个小屁孩儿还得亲自动手,这他妈的怎么説来着,对,杀鸡用牛刀。不值,真他妈的不值啊!”

“二关,快diǎn儿。那小/逼养的快没影了。”宁浩不耐烦的催促道。

“放心,能从我二关手里跑掉的杂碎还在他妈的肚子里回炉再造呢。瞧好吧。”

寸头青年脸上浮现出狰狞狠毒的残忍笑意,身体前倾,脚掌左右碾着地下的积雪,两腿肌肉绷紧,猛然发力,在吱吱响中,嗖地一声,庞大健壮的身体狂猛飙出。

望着二关蹿出去的背影,速度飞快的越跑越远,宁浩嘲讽的冷笑一声,脸上神情愈加阴冷寡毒。

谈笑间就决定了要把一个人弄成残废。甚至不考虑将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这就是他们这种层次人的特权。

法律,在很多时候,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説,真的是狗屁不如的东西。

武汉做眼睛近视手术哪家医院
北京肛肠医院怎么样
贵阳哪里的医院治疗癫痫好
韶关知名白癜风医院
河南治疗白癜风费用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