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荷塘夏天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9:32:5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写在前面  四月的五峰市,暮春的脚步越走越快,花红草嫩已变成了绿茵冉冉遍天涯。  春水老,花儿落,柳絮飘,美好东西的逝去,带给人的不应该只是悲伤,更应该是前行的力量。君不见晓红湿处的枝头上挂满了青青衿实,不正是生命的延续吗?爱情悲歌的谢幕后,应该是夏日炎炎的烦恼中迅速而真实的成长。    章:四月天酒吧  四月天酒吧的门前种着火红的月季,灿若流火的花蕊在夏天的燥热里骄傲地绽放。四月天酒吧里传出流浪歌手六月飞动听的旋律。“天天开,月月红,我是一朵美丽的月季花,花语难惜,惜如金。花开似火红彤彤,纸醉金迷人来寻……”  四月天酒吧有三绝:一是流浪歌手六月飞的《月月红》,深情而略带悲伤的的演唱;二是高级调酒师风无情调制旳五色酒;三是想喝五色酒的顾客必须讲一个故事,你这个故事够感人,免费赠送你五色酒喝,否则就只能掏钱喝其它的酒。  四月天酒吧还有一个特殊的规矩,品尝五色酒的顾客,不论身份有多高贵,都必须本人排队领号,按照号码的顺序前去给风无情讲故事。每天只有50个名额,号完为止。  四月天酒吧,顾客盈门,生意火爆。华灯初上的龙泉湖边上排着一拉遛的队伍,手中拿着宝贝似的号码在耐心等待着。前面走下来一个满脸懊丧的人,低声骂了一句:“他奶奶的,有钱还买不到酒喝,真他妈的邪劲!”刚刚走出来的是当地有名的一位大哥,名号是龙泉斗士。  当然也有顾客能喝到五色酒,别人问他们:“酒好喝吗?”  “好喝!”  “好喝在哪?”  “不知道,反正是好喝!”  每个人讲的故事,四月天酒吧都会珍贵的保存,涉及隐私的,风无情会替你保密。当然如果有人觉得自己的故事不错,还可以请四月天酒吧的专业作家柳依依帮你编成故事或者歌曲,供大家在酒余饭后咂吧咂吧。  六月飞歌手兼老板一曲终了,笑盈盈地走过来,说:“风大哥,收获怎么样,你做的可是赔本的买卖。不过,我喜欢你这种风格,把生意做到了,让我们四月天酒吧在市民的传奇中变成一个美丽的神话!”  “讲得好!”不苟言笑的风无情说道。  “风大哥,我也给你讲个故事,讨杯酒吃。”六月飞嬉笑道。  “讲得好,有的喝;讲得不好,就免谈!”  “哈,哈,哈……”六月飞朗声笑道:“老风,你还给我来这套,其实我也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会有这么怪的规矩?”  风无情正色道:“我卖的五色酒是人生之酒,包含五种颜色、五种味道,每个人的人生故事不同,喝到的酒也就不同。其实,只要怀着一颗真心来讲故事,我都会给他杯酒喝,只是根据他或她故事中呈现的味道和色彩不同,为他们调制不同的五色酒。记着,必须有真心,用赤子般的真心才能喝得真实的五色人生酒!”  六月飞说,那我就讲一个老掉牙的故事:  树叶的离去,是风的无情,还是落叶的追求。数年前,事业有成的我不满足于工作四平八稳的现状,我以热爱生活的名义到处流浪,你知道,我是学音乐的,所以,我就自己填歌词、配曲子,用一颗真心还生活的痴心。  有一次我到五峰山龙王撞去谱写清风明月,清风徐来,明月款款,泉水叮咚。我不断地调试曲子,改换歌辞,终于在天亮的时候把清风明月谱好了。舒缓的曲子在山间流动,美丽的音符带动我心飞扬,变成了自然和我一起合奏的交响乐。  天亮了,碰上了同样流浪的作家柳依依,她是一大早来到龙王撞采风的,一个柔弱的女孩子,能来这么险峻的地方,我的心里微微一动。和她一块来的还有后来组织挑战极限生命的陈诚厚,我的心顿时跌入低谷,认为自己没有希望了。  还好的是,陈诚厚长了一张忠厚的脸,但是对爱情不开窍,让我钻了空子。我们二人心灵深处的契合,和陈诚厚三人一起满载对生活的期望,开办了“四月天酒吧”,其实,“四月天酒吧”的名字以前是“热爱生活的家伙们”。  生活每一个点滴都成为我们精彩生命的一部分,凭着对生活的热爱,“热爱生活的家伙们”越办越红火,现在我们在线的人已经超过100人了。柳依依认为“热爱生活的家伙们”应该包含生命的全部,不能仅仅局限于一个酒吧。  现在我们的全名字其实是“热爱生活的家伙们——四月天酒吧”,除了这个酒吧以外,每个人都有自己专注的事业。  我组织美丽声音的流浪歌手团队,柳依依组织文字魅力的文学团队,陈诚厚组织挑战生命极限的攀岩团队。此外,还有富美五峰的摄影团队和舌尖美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团队。    第二章:柳依依的故事  柳依依是一个化学系的毕业生,可是有一天,她异想天开的要当作家,朋友们都对她嗤之以鼻:“你呀,化学学得不错,弄两个化学方程式还可以,写成片成片的文字非把你脑仁弄炸不可!”  柳依依不信邪,硬是买了一个笔记本电脑在外边租房子写小说,没日没夜的写,然后就是没日没夜的接受和处理退稿。文字成了她的陪伴,朋友打电话的时候,她总是不耐烦地说:“正在写小说呢,别烦了!”  朋友刚挂完电话,房东就来电话了,“你是柳依依的朋友吗,她晕倒了,麻烦你帮忙过来照顾一下!”  这时,柳依依幽幽的声音透过话筒传过来:“我没事,我就是饿得了,没时间做饭,再加上没日没夜的赶稿子,不用担心!”  朋友嗔怪道:“这么大人了,还不会照顾自己,怎么说你好?”  柳依依大大咧咧道:“我忙,没时间哈!”  朋友立即命令道:“现在你必须休息,我马上就过去看你!”  不到十分钟,朋友就赶过来了。  柳依依吸溜吸溜地把朋友亲手做的青菜面条吃得一根不剩,连声说:“好吃,好吃!天天能有这样的饭吃就好了!”  朋友指着她的眉头说:“你想的美,写小说也要照顾好自己啊!”  柳依依点了点头  后来柳依依写了一篇散文《青菜面条里的友情》,说:“自己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面条。其实那一次,又接到了一封退稿信,懊丧到极点准备放弃自己的梦想,甚至考虑用绝食和忙碌的方法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也正是这篇散文《青菜面条里的友情》获得全国散文奖,柳依依的文学梦想越走越远。现在柳依依已经是某知名网站的签约作家,她现在正准备写《五代梦华录》呢,你收集的这些故事,恰好能帮她把没有人间烟火味的《五代梦华录》写成尘世间一部平凡人生艰难生存的众生相。  “我和柳依依的故事讲完了,不知我们的调酒大师可否赏酒一杯?”  风无情先是调制了两杯酒,然后把这两杯酒倒入一个更大的容器进行混合,再分成两杯。  六月飞问:“这是怎么讲的?”  风无情道:“你中有我酒。”  六月飞叹道:“好像有些意思,媳妇,尝尝我们的高级调酒师为我们调制的你中有我酒!”    第三章:找麻烦的人  “他奶奶,老子的一个小弟死了母亲,让他来讲故事,看看能不能赚杯酒喝?”龙泉斗士的声音透过《月月红》歌声传过来,见人就炫耀:“谁说老子没故事,老子的小弟有故事。”说得煞有介事,就好像他自己死了老娘一样。  终于轮到龙泉斗士了,粗声粗气地说:“来,让我的小弟给你讲个故事,够感人,然后给我弄杯酒喝。”  风无情不疾不徐地说:“先生,不好意思,我的酒只送给自己有故事的人喝。当然,你的这位小弟先生讲故事的话,他可以喝一杯。”  龙泉斗士恼怒道:“你什么意思,我昨天砍人的故事讲给你听,你给不给一杯酒喝?”  风无情淡淡地说:“那你得先讲讲故事,如果可以,当然会送你一杯酒喝!”  龙泉斗士恼羞成怒了,吼道:“在这个地界面混有十年了,老子喝酒从没有给过钱,你他妈的这么不给面子,信不信我弄死你!”说着,哐当,摔碎了一个酒杯。  风无情一个箭步冲上去,紧紧地抓着龙泉斗士的领子,怒视着说:“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告诉你:我是风无情,弄死你,才像弄死一只蚂蚁,有种的话,明天去比试一下!”  龙泉斗士顿时蔫了,骂骂咧咧的就想走。  风无情道:“把杯子的钱给我留下,再走!”  龙泉斗士乖乖地拿出了钱放在柜台上说:“风大哥,算你狠,从今天我跟着你混吧!我这张脸算是他妈的丢尽了!”  风无情头也不抬,冷声说道:“没有事情的话,你可以离开。当然,你的这个小弟是有资格留下来喝一杯我调制的五色酒。”  龙泉斗士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中。  他的小弟叫杨五峰,清秀的眉目中透着一丝慌乱。  杨五峰坐下来,喝着风无情给他调制的酒。  风无情道:“这是浪子回头酒。”  杨五峰略带羞涩的脸上充满了感动,想开口说话。  风无情举手制止道:“我知道你是有故事的人,你不用讲了,好好品尝这杯浪子回头酒就好。”  龙泉斗士气愤地一挥手,大声道:“要你们好看!”一撅一撅地走了。  杨五峰慌忙站起身来,对风无情说:“谢谢你,风大哥,我一定会做好的,只是龙泉斗士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你要多加提防才是!”  风无情点点头,目送杨五峰远去的身影,自言道:“这个人不是个普通人。”  六月飞走了过来说:“风大哥有麻烦了,怕不怕,要不我帮你解决?”  风无情淡然道:“我就是解决麻烦的人,怕什么麻烦?”  六月飞道:“真是个怪人,啥时候,非把你这个人也拉进热爱生活的家伙们组织中来。”    第四章:五峰的秘密  五峰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局长刘建明语重心长地拍着今年新入警的杨五峰的肩膀说:“产业区的黑社会势力太猖獗了,我们又没有证据,他们虽然是小打小闹,但是影响很坏,群众意见很大。现在我命令你以龙泉卫士的身份潜入进去,掌握他们的犯罪证据,在必要的时候要保护人民群众财产和生命安全。”  杨五峰打了个标致的敬礼,“是,坚决完成任务!”  第二天,人们看到大街上多了一个眉清目秀的黑老大,他就是杨五峰,对商贩们耀武扬威,征收保护费。  龙泉斗士听小弟汇报后,不愿意了,“他奶奶的,还有人敢在我的地盘上收保护费,这不是虎口拔牙吗?”龙泉斗士领着20几个小弟气冲冲地赶来。  刚收完保护费的杨五峰懒洋洋坐在包子铺里吃包子,很是惬意,龙泉斗士冲上去,拉着杨五峰的衣领说:“把你吃的给我吐出来,要不然我会把你打得让你吐出来!”  杨五峰道:“你谁呀,挺横的,要不出去比划比划?”  龙泉斗士的眼睛骨碌骨碌转,“行,老子害怕不了你。”  二人来都龙泉湖附近,开始比划,杨五峰有意试试龙泉斗士的能量,但是又不能让龙泉斗士落败。  龙泉斗士还真有两下子,横拳冲来,距离杨五峰的脸还有两寸的距离时,杨五峰迅速出手,打落了他的拳头,龙泉斗士,横身一拧,迅即的腿像是一阵风,携着脚的威力向杨五峰冲过来。  杨五峰在龙泉斗士掀起的一阵风里,向右一侧身子,扶住了他低声道:“小心重心不稳,要摔跟头。”  气急败坏的龙泉斗士吼道:“他妈的,都给我上,砍死他!”  杨五峰用力握着龙泉斗士的手说:“嗨,和气生财吗,何必这么急,要不我们去歇一会,坐下来喝杯酒,交个朋友。”龙泉斗士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红一阵。  只得勉强答道:“好吧!”一挥手,二十几个人收起家伙,鱼贯而入到龙湖泉湖海鲜大酒店。  龙泉斗士坐上座,杨五峰坐在下首,接着是排好的顺序一次坐下。杨五峰拿起玻璃杯,把白酒满满地倒了一杯、啤酒满满地倒了一杯、红酒满满倒了一杯,三饮而尽,站起来拱手道:“各位大哥,我知道你的名头,想加入你们,一起发财今天这顿饭我来请!”  龙泉斗士摆摆手说:“都他妈的静下来,一顿饭让你们激动的,我来说两句!”  “我们欢迎你加入,你的名号叫什么好呢?”  “我有名号,是龙泉卫士,誓死保卫龙泉斗士大哥的安全!”  龙泉斗士嘿嘿笑道:“行,那你就做我们的第二把交椅。”  龙泉斗士原来的老二龙泉战士听说后,脸色顿时变了,非要拉着杨五峰去打架。  龙泉斗士狠狠地在桌下踢了一脚,用眼睛瞪着他,才算没有发生杨五峰入伙后的次火拼。  卫生间里,龙泉战士抱怨说:“你起码给我一个机会,我把他打得站不起来。”  龙泉斗士拿出了自己的手让龙泉战士看,“我这只手,如果他再用些力气,就废了。”  杨五峰的老母亲听说自己的儿子加入了黑社会,气得高血压犯了,一口气没有缓过来,加上年龄大了,一日不如一日。  杨五峰恨不得想甩自己两耳光,再向母亲说明其中原委,公安局领导听说后,也在想办法,把消息传递给老太太,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去做,老太太已经驾鹤西游了。    第五章:无情的麻烦  被风无情戏弄了一番,龙泉斗士怎会咽得下这口气,面子掉在地上,啪啪地响,那是在打脸。平常只有自己打别人脸的份,现在竟被别人打了脸,一定得想办法找回局子。 共 1007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死精症
昆明专治癫痫病
常年吃癫痫药的人寿命长吗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