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你拿时间煮雨我用甜酒忆情

时间:2019-06-19 15:17:5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酒是越喝越暖,酣畅淋漓。我有我自己的发泄方式,不需要为了谁而改变。也许醉了也就把一切都忘掉了,梦里的自己是我喜欢的自己,现实中的我太过于懦弱,没办法面对所以去买醉。只不过等第二天醒来后,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和周边的一切,原来都没有改变。

  济南城的山师东路要拆了,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有些唏嘘,昨晚竟夜不能寐,想的都是那段混迹在山师东路的日子。山师东路曾经有家商场叫水云间,水云间顶头有间小店叫唐绣。

  2002年,我早已结束了短暂的职业生涯,混迹在大学校园里。彼时还是文青一枚,所以专职就是到山东大学中文系蹭课,蹭的课不多,就三门:古代汉语,现代汉语,近现代文学。空余的时间比较多,于是在大学林立的山师东路开了家小店。店铺名字叫唐绣。卖的是中国风的衣服饰品。

  那时的山师东路就好比现在的马云家,水云间则是那条路上文艺范儿的地标,手工花店,音乐磁带店,户外用品店,文艺女装店。我租下的铺子是个二十平米的开间,在里头。

  为了省钱,装修店铺都是亲力亲为。墙壁是自己刷的,买了桶乳胶漆,两管色浆,自己调色,刷,后来直接泼,妥妥滴写意风。货架都是找街头做防盗门窗的给焊的,自个儿设计画图,简单的铁架,边上还盘了花,刷上黑色,十分文艺。玻璃店划了块显瘦的镜子,一人多高,拿钉子钉墙上,没舍得做镜框,就用皱纹纸给镜子做了一圈围边,很是新颖。记得当时装修总共就花了300多块。

  唐绣还有两个隐形老板,一个是前同事兼闺密小英,一个是前上司兼男闺蜜TONY。

  小英入行比我晚,小我几个月。我的是带着她。我们供职的是一家外企,公司总部在北京,老大们也在北京,他们遥控指挥我们工作。所以没人监督,没有作息。所以我就带着小英去认识客户,带着她偷懒,带着她如何在无关紧要的统计表格上胡乱编造数据。每周一远程给老大们汇报工作,剩下的时间就是把光阴用在逛吃逛吃上。套用现在时髦的广告语就是工作五小时,休息一星期!(我是多么不上心工作啊,在这里内疚N秒。)

  小英的父母很信任我,所以小英无数个夜晚是在我家度过的。我们同床共枕,一起追剧。有一回从租碟的店借了部韩国电影回来,我看得心不在蔫,觉得这电影的节奏和布局都很跳跃,小英却在一旁感动得泪流满面,把眼睛都哭肿了。后来才知道这剧叫《蓝色生死恋》,但我们租的是把18集连续剧剪辑成1个半小时的伪电影版。自那我每每都感叹小英真是个感情细腻善良敏感的姑娘。不过我们在一起追得多的剧是《樱桃小丸子》,所以我俩常常是用那里面台湾配音的腔调来互相交流。

  这样的好姑娘,我们从同事变成了闺蜜。我辞职后也依然亲密无间。一起开店,一起去北京进货。

  那时候的货都是从北京“动物园儿”进。北京动物园当然只有动物,这里的动物园儿指的是旁边那个大型服装批发市场。我的发小在人民大学读研究生,我们俩就去她的宿舍挤着住。次去的时候,听说动物园儿早上五点半就得去,只有一大早去的人才是批发客户,晚了就是零售顾客了。我们住人大,公交车过去半小时足够。早上五点,宿舍楼的大门还是锁着的,还好是铁链子锁,把门开个缝,我们能从门缝里勉强挤出去。顶着星光去学校外找公交车,也不记得是坐错方向了还是坐错车子了。天亮了我们都还在北京西客站晃悠找车,两个路盲几经辗转到达动物园儿的时候都快十点了。

  进回去的衣服,我们会先拎回家,自己全部试一遍。济南的冬天是真心冷,我那房子还没有装暖气,有好几年冬天家里水表的玻璃罩都给冻裂了。我们就那么抖抖嗖嗖,冷得牙齿打架也要把衣服统统试穿一遍。

  试过的衣服,适合自己的先留下,不适合的再拿出去卖给别人。所以店铺开到也没有赚钱。

  当然不赚钱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被我们开会用光了。

  不是还有一个隐形老板嘛,TONY。

  我和小英自由散漫的工作时间就那么小半年,公司就在济南城设置了办事处,也给安置了一个新老大,他叫TONY。

  开始他来的时候,我对他是充满戒备的,还带一丢丢的敌意,来了个老大,我们的自由就要宣告结束了呢。

  后来相处下来才发现他管不住我们啊,他总是笑呵呵的,对我们的要求说得都很委婉,怎奈我的脸皮有点厚,不知不觉就把他给发展成男闺蜜了。

  开店的时候他已跳槽去了另外一家外企,管理整个山东的市场销售,换而言之就是他是高管,挣钱多,可以请我们吃喝。

  每到下午的时候,我就跟小英和TONY说今晚开会吧!!!开会的核心内容就是在山师东路吃吃喝喝。那条路上的饭店被我们吃了个遍,其中有家川菜店味道尤其好,后来那里基本成为我们的会议室了,隔三岔五就要去吃,他家的怪味花生和水煮肉片做得吃。

  晚饭吃好,TONY就请我们去酒吧,我和小英喝百利甜酒,杯子里只有薄薄一层酒,加了好多冰块,要35元一杯。因为甜,我跟小英很爱喝,每回要喝七八杯,TONY就笑呵呵在旁边叫,不要喝了不要喝了,请不起了。他自己则喝的是科罗娜,小瓶的啤酒,瓶子透明的,设计得清清爽爽的,我看它可爱,就把空瓶拿回去洗干净,放上一层小米一层红豆一层大米一层玉米一层绿豆,灌满了瓶口封上包装纸,麻绳打上结,甚是好看,拿到店里放一排做装饰。有的顾客看了很喜欢,我舌灿莲花,瞎编了一个墨西哥风俗故事,家中放置如何可以安宅招财巴拉巴拉,45元一瓶居然卖出去好些瓶。我得意得很,因为以后去酒吧又有一个新理由了:啤酒瓶需要进货了!!!

  我们依然还是要喝七八杯百利甜,TONY依然在旁边叫不要喝了不要喝了,请不起了,下次依然还是带我们去酒吧。那段日子,开会是件很开心的事情。把酒言欢,对酒当歌。

  我一边大学里蹭课,一边守着唐绣做我的小老板,店里不忙的时候看书,晚上等小英和TONY过来打烊,再去开会喝酒,日子过得很是满意。且唐绣风格还挺独树一帜的,中国风在整个山师东路都是独一份。用心打理,所以店里的粉丝也有不少。大多是学生粉丝,喜欢了就盲目崇拜,姐姐姐姐的叫得欢,要求各种打折便宜热闹得很。其中有一个粉丝不是学生,身上一水儿的都是名牌,有钱,隔两天就要来买上一堆,从来不讲价。她还请我去济南很的餐厅吃饭,请我陪她买东西。逛银座的时候她要买一块很贵的手表送我,我婉拒,她握着我的手很深情地望着我说:我喜欢你!

  艾玛,吓得我一身鸡皮疙瘩,灰溜溜地跑了,几天都不敢去店里。这事儿我没好意思跟小英和TONY说,只说我需要蹭的课业加多了,没时间打理唐绣,强烈要求请人守店。

  请来做工的人都很不靠谱,实在找不到人,硬拉人凑数。小英找过她们小区打扫卫生的阿姨,来天就搬来锅碗瓢盆在店里做饭,把整个水云间的保险都给烧了;TONY的朋友介绍来一个风尘小姐,穿得十分清凉,来了几天,下午4点就拿着货款扭着水蛇腰打麻将去了再没回唐绣。。。。。

  唐绣就三天打鱼十天晒风雨飘摇着。直到小卿来。她是隔壁帅哥店主的小师妹,高个子,大嗓门。一双大眼睛像猫咪的眼睛,熠熠生辉。人很外向,嘴很能说,她卖出去的衣服价格都比我高。小卿是兼职导游,来了就跟我讲她带团的趣事,导游多么有趣。被她说多了,后面那半年,是她负责守店,我负责出去旅游。我人生参加的个旅行团就是她给我办的——夕阳红专列去云贵。一火车皮的老头老太,就我一个年轻人。每天火车上看老头老太们把假牙拿出来认真的刷好再装进嘴巴里,看他们手法熟练的给自己注射胰岛素,听他们大合唱美不过夕阳红,是很有趣的体验。

  后来我离开济南到上海,唐绣也就交给了小卿。当然店铺也改名易姓,卖的是朝气蓬勃的时装了。

  我到上海做的件事就是闭关一个月,考取了一个导游证,因为小卿说,导游证到哪里玩都免门票。

  唐绣在山师东路只存在过不足一年的时间。十几年了,以为都忘怀了,其实很多的细枝末节都还记着。感谢小英,TONY,小卿至今都还在我的朋友圈里,没有失去联系。

  你拿时间煮雨,我拿百利忆情!干杯!

经期延长吃什么止血
经期延长吃什么
经期延长吃中药可以吗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